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伟强诗文

永远的永远的爱的教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,在《河南青年报》《郑州晚报》《河南教育》《作文教学研究》《考试报》《作文周刊》等报刊发表文章多篇,主编有《中学生文学辞典》《初中语文基础知识手册》《高中文言文学习要点精析》等著作多部。

又是苹果成熟时  

2011-09-15 08:30:51|  分类: 【原创】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又是苹果成熟时

刘伟强

lwq0321@163.com - 阿伟 - 刘伟强诗文

 晚秋,雨后,与妻、小儿从老家行走在返程的路上。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味道,远处,炊烟袅袅田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,舒展的很远。小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东张西望,好像永远也看不够这连天的泥土旷野。行人匆匆,汽车疾驰,一排排白杨迅速后移。

“那是什么?”随着小儿的话语,一片幽绿绿的苹果园映入眼帘。“苹果园。”妻子答道。“买些苹果吧!”小儿高兴的说。小儿子见东西走不动,见啥要啥。妻说:“太晚了,改天吧。”“果园里的苹果肯定新鲜,你不常说要吃新鲜水果吗?我咳嗽时你常让我吃苹果,还说常吃苹果聪明。”小儿连珠炮似的坚持令妻无语。我看了看他们娘俩说:“反正也晚了,不差这一会儿。”

汽车在苹果园停下,果农连忙近前招呼。“这是上好的红富士,看看这色泽,多排场,来,尝尝,甜着呢!”小儿看看这边的,摸摸那边的,个个都舍不得放下。“这些苹果怎么是青的,又这么小,还没熟怎么就摘了?”小儿看到一小筐青苹果好奇地问?“这是国光,是多年的老品种,载了二十年了,换品种时没舍得砍完,留了两棵,在那边。这种苹果质脆,汁多,就是有点酸,个头也小。来,小朋友,尝尝。”

站在温柔的黄昏里,顺着果农的手指,两棵硕大枝粗叶稀垂暮的苹果树不协调的矗立在园中,几片带露水的树叶下,藏着几颗圆圆的青苹果,升起一股淡淡的青烟,如一幅宁静的山水画。顿时,一股莫名的思绪涌上心头。我走到近前,凝望那可爱的青苹果和一道属于自己的风景线。

我土生土长在豫北那宽阔的平原,是那儿的小河,是那儿的青苹果滋润了我,给我注入了生命的原汁。

生长在豫北平原的农村孩子不像山里的孩子,可以采摘山中各样野果,甚至认识许多草药。平原农村孩子只认识麦苗、玉米,也只是在清澈的小河里打个水仗,钓条鱼,掏个鸟窝,能吃个水果简直是奢侈。

我们村没有果园,邻村的肖村和关西都有大队的果园。果园里最多的是苹果树,每到四月前后,朵朵苹果花尤如洁白的天使,加上满地金黄的油菜花,把整个果园装扮的如诗如画。夏天,圆圆的青苹果蛋儿挂满枝头,我们一群孩童也就期盼晚秋那酸酸甜甜的青苹果入口。

果园里的苹果不让随便采摘,村里有专门的看护员。每到苹果成熟季节,想进果园就难了,果园的四周围满了篱笆,又种上带刺的花椒树、刺槐树,密密实实。每到放学,我们一群孩童就琢磨怎样尝到那酸酸甜甜的青苹果。

胜子鬼点子多,胆子大,是我们一帮平时玩耍的头领。平时玩打仗,总是他学着电影里的八路军、游击队奇袭鬼子的样子给我们分工。探路、望风、放哨、掩护一切分工妥当,行动开始了。我们一群挎上柳篮、榆篓,带上小铁铲儿,雄赳赳地出发了。

胜子和小波首先到进果园的路口转了一圈,留下小波在附近装模作样地割草,监视进出果园的人和护林人住的黄泥小屋里的动静。我和小文胆小,被派到果园的两边割草望风。胜子与庆牛向果园的一角靠拢,他们用小铁铲砍掉花椒树、刺槐树的枝条,拨开一个洞,胜子猴一样钻了进去,庆牛在附近作掩护。忽然,听得一声“咕咕——咕咕”,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地“咕咕——咕咕——咕咕”声,再接着是胜子慌慌张张地从果园里钻出来。只听得果园里的人喊:“哪来的猴崽子,抓住他,打断他的腿。”庆牛听见,撒腿就跑。我们见势不妙,提起篮子就跑。从果园里出来的护林人,见我们就撵,一边大声呵斥着。我们疯也似地向前跑,头也不敢回,直到远远地听不到护林人的呵斥声,才一个个瘫倒在地上。

庆牛嘴馋,“胜子,偷个苹果吗?”胜子一骨碌坐起来,往怀里一摸,掏出俩苹果,用手擦抹擦抹,递给庆牛。庆牛张大嘴巴,狡黠地一笑,狠狠地咬了一大口,就龇牙咧嘴地说:“酸孬了!”大伙儿都笑了。胜子夺过苹果,轻轻咬了一口,皱了皱眉头,“他妈的,怎么这么酸,早知道不去了。”说罢,就要扔。小文急忙说:“咱们就这点儿胜利果实!哪能扔掉啊?”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脸的汗水,夹杂着泥土,个个都是花老包,细细品尝着这得来不易的“胜利”果实,尽管青苹果蛋酸酸的、涩涩的,但酸涩之中带着甜味儿。

突然,小文惊呼:“小波哪儿去了?”大伙儿四周一望,就是没有小波。“刚才都没见到他呀!”“不是被抓住了吧?”“哎呀,咋办呢?”大伙儿的目光一下子落到胜子的身上。胜子站起身,看看这个,又瞅瞅那个,一脸焦急,“我……我也没法呀!”“你没法我们才没法呢?”我们异口同声说。胜子拍拍脑瓜儿,又坐在地上了。大伙儿一看,更慌了。胜子突然又站起来,我们一齐盯着他,他好像做了个指挥官最艰难的决定似地说:“我们去果园要人,大不了都不回家。”

大伙儿起身收拾东西,才知道小文跑丢了一只鞋,庆牛的篮子找不到了,我的小铁铲儿也不见了。

大伙儿都很沮丧,远处传来悠悠歌声。我们急忙站起来往远处望,小波这小子正挎着柳蓝悠哉悠哉地朝我们走来,嘴里一面还哼着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把营归,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……”“这小子……”胜子狠狠地说。小波不知道我们刚刚做了个多大的决定。“嗨……”小波朝我们打招呼。胜子一使眼色,我们几个一齐上,把小波掀翻在地,连续审问:“你这个叛徒,刚才跑哪儿去了?”“天地良心,我不是叛徒,还是我给你们报的信啊!”小波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。“那你怎么不跑?”“你们先把我放开,我再说。”小波嘴挺犟。“吔嗨儿,还犟嘴啊!给他来点儿狠的。”庆牛一用力,小波龇牙咧嘴地说:“交代,我老实交代,你们跑了,我就在他眼前儿,我跑得了吗?”“那你怎么没被抓住?”“你先放了我行吗?求求了!疼啊!”胜子一使眼色,“谅你也不敢不老实交代。”小波坐在地上,揉揉胳膊,捏捏腿,一脸的委屈样:“那人后来只顾追你们,哪还顾得上我?后来我就大摇大摆地这么来了。”“就这么简单?不会吧?”大伙儿都不相信。“就这样”,小波摊开双手,耸耸肩,“那看果园的碰见我看了看我,只说了句‘以后割草不要在这儿割,地儿多着呢’。”大伙儿面面相觑,也没辙儿,胜子也没了词儿。

“你们还说我,要不是我,今天你们回家都得挨板子!”小波突然说。大伙儿急忙问咋了。小波得意的说:“小文,你的鞋咧?”小文急忙问:“你咋知道?”小波不理他,接着说:“庆牛的篮子呢?小伟的小铲呢?嘿嘿!”这时庆牛首先发现了他的篮子,小文和我急忙问鞋子与小铁铲儿在哪儿。小波不紧不慢地说:“先给我捶捶背,老胳膊老腿的,让你们折腾得散了架了。”我俩一面追问,又赶紧向前,一个捶背揉肩,一个捏腿松皮。小波眯着眼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就是不说。胜子走到小波篮子旁边,提起篮子倒了个底朝天。小文的鞋,我的小铲子都露出来了,里面几个青苹果顺着洼处咕噜了很远。我和小文立马放开小波,还顺势耸了他一下,瞪了他一眼,各自捡起自己的东西。

小波木连连的看着我们,“你们只顾跑,丢了东西也不管,都是我替你们捡的,哼,要不是我,你们就找不着了。”“哇,你小子还私藏苹果!”胜子故意大声说,“再来揍他一顿。”我们几个近前,小波不自觉地向后退,“不是,不是,胜子他跑得快,掉在地上的,我捡起来就是给大家的,我没打算藏起来。”大伙儿互相看看,哄然大笑。

“这小苹果咱买点儿吧!”儿子的话把我从记忆的长河中拽回。“好啊,买点儿青苹果,再买点儿红苹果。”妻娘家曾有一片果园,果园里就曾栽种着这种学名叫“国光”的青苹果,妻对青苹果也情有独钟。妻胸前的青丝巾,在晚秋的黄昏轻轻飘逸,宛如又酸又甜的青苹果上面的叶子,散发出幽雅的芬芳

好久不见这种青苹果了!整日忙忙碌碌,为生活奔波,白天匆匆穿过人海,夜间栖身林林总总的高楼,被这城市憋闷得喘不过气来。风吹雨滴的夜里,我曾默默地坐在窗台前,凝视眼前万家灯火;风静月明的夜里,我曾默默地坐在垄沟旁,凝望远处旷野的寂寥,尽情回味记忆中那苹果树淡淡的香。稀落的青苹果以及自由伸展的脉,在童年记忆里穿堂而过,无法磨灭,像生命的痕迹,一路跟随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